第两百五十章 讨回公道(1 / 2)

齐老夫人让管家带着楚玥安去检查齐御旌的遗体,却是碰到了齐御之,他蹙眉,以一种不善的眼光看着楚玥安,喝问道:“你来做什么?”

管家回道:“启禀二公子,是老夫人请楚二小姐过来的,大公子骤然去世,死因不明,老夫人夜不能寐,只盼着能够查明大公子的死因,故而请楚二小姐过来检查一下大公子的遗体,看看是否有其他的发现。”

“御医仵作都没有发现什么,她能够做什么?”齐御之冷然道,“大哥的遗体也是他能够碰的?楚二小姐,你与我们齐国公府已经没有任何干系了,也请你日后不要在插手我齐国公府内的任何事情。”

楚玥安淡淡道:“不是我要插手,是老夫人请我过来的,这一点你要搞清楚,再者,你这么阻止我为大公子查明死因,莫非此事与你有关?仔细想想,若是大公子出事,你岂不是最大的受益人?”

“你胡说什么!”齐御之咬牙咒骂道,“楚玥安,我知道你对我心生怨怼,但怎可如此血口喷人!来人,将她赶出去!”

管家急忙说道:“二公子,不可啊!楚二小姐可是老夫人请来的……”

“什么时候齐国公府轮到二公子你做主了?”楚玥安冷冷的笑了笑,“我到最后可能什么都查不出来,但是至少多一些可能性,能够让大公子瞑目,而二公子你却因为一些私人恩怨要将我赶出去,可是对得起大公子以前对你的爱护?”

“好,你去检查就是,我看你能够看出个什么来!”齐御之甩手冷笑了一声。

管家随后继续带着楚玥安来到了齐御旌的房间,他的尸身没有被移动过,还是躺在床上,尸体已经僵硬了,因着是盛夏,已经开始有些味道,他的面目表情很安详,就像是睡着了一般。

楚玥安看着齐御旌的尸体,想起那个意气风发的青年,心里面还是有些难过的,这齐御旌是一个难得的正人君子,却是如此短命,实属不该。

楚玥安仔仔细细的看了一下,没有任何中毒的迹象,很大程度像是睡梦中突然暴毙而亡,莫非真的只是一个意外?

这个时候,一阵淡淡的香味钻入了鼻子里面,楚玥安在周围找了一下,只见着床边的桌台上面摆放着一盆盛开的兰花,问道:“这是建兰?”

“是的。”管家说道,“大公子喜欢兰花,这盆建兰是二公子所赠,所以便是摆放在卧室内,日日观赏。”

楚玥安眼睛眯了一下,兰花虽然有淡淡的幽香,但是此花的味道似乎比普通的兰花更加香郁一些。

她走进看了一下,眉头皱得更深了,检查了一下种植兰花的花盆里面的土壤,又问道:“平日里面是谁在养护这兰花?”

管家不知道为什么楚二小姐突然问起了兰花的事情,还是耐心的回道:“应该是大公子的贴身侍女吧。”

楚玥安点了点头,又回到了齐御旌的遗体旁,再检查了一遍,心中已然有了分寸,对管家说道:“咱们回去见见老夫人吧。”

上回子老夫人中毒的时候还是这位楚二小姐亲自解的,老夫人对她十分的信任,管家也知道这位楚二小姐有些真本事在的,只是眼下不知道她是否查出了一些原因,又匆匆带她回去见老夫人。

老夫人躺在病床之上,两个侍女在旁伺候着,见到楚玥安回来,急忙将侍女打发了,坐起身问道:“丫头,可曾发现什么?”

楚玥安坐在床前,握住老夫人的手,沉默了一下,说道:“根据我的推测,大公子极有可能死于中毒。”

“什么!”老夫人果然是脸色大变,“中毒?什么毒?为何御医仵作没有发现?”

“我只是将自己的推测告诉老夫人,不过事实究竟如何,还需要老夫人自己查明。”楚玥安说道,“在大公子的房间内有一盆建兰,香气比普通的兰花更加的浓郁,我当时心中便是觉得奇怪,就近前检查了一下,在养殖兰花的花盆内的土壤里面,我发现了一众叫做苍涓的东西,此物应该是混合在日常浇灌的水里面,如此以往,才能够是的兰花的香气愈发的浓郁,此物倒是对人体无害,只是……”

“只是什么?”老夫人急忙追问道。

“只是昨夜七夕夜宴,众人聚于御花园,太后所赏赐的酒便是以莲花所酿的花酒,这花酒入口清香,本是佳酿,但是若是饮用此酒之后,再闻到了苍涓的味道,而二者混合便是毒药,中毒之后全身的神经会麻痹,心脏停止跳动,就好像是在睡梦中过世一般,旁人瞧不出中毒的迹象来,可谓是杀人于无形。”

“竟然还有此事!”老夫人大怒,“是谁想要谋害我的孙儿啊!”

随后她又捧着胸口,嚎啕大哭起来:“我苦命的孩子啊,你这么年纪轻轻的,就葬送在歹人的手上了,你叫祖母怎么活啊!”

楚玥安劝了一番,等老夫人的情绪平静了一些之后,又说道:“老夫人,那盆建兰还在大公子的房间内,只要从那盆兰花查下去,应该就可以将此事查个明白的。”

老夫人点了点头:“你说的有道理,我不能够叫我的孙儿被人白白谋害了,我一定会将凶手找出来的。玥安啊,今日谢谢你了,如果没有你,只怕我的孙儿就真的要死的不明不白了。”

楚玥安敬佩齐御旌的人品,故而将自己查明的真相告知老夫人,但是齐国公府内部的事情,她就没有必要在搅和进去了,将老夫人安抚了一番,开了几服药之后,就离开了。

老夫人等自己的精神头好了一些之后,便是命人将齐国公,国公夫人,三公子齐御恒,还有齐御之一并请了过来。

眼下府上所有的人都伤心不已,本来还在庙内为家婆祈福的国公夫人也回来了,她对于母亲不将老大好好安葬的事情颇为不满,擦着眼泪说道:“母亲,仵作都说了,御旌是突然暴毙的,这眼下天气炎热,孩子的尸体都……母亲还是让我们将孩子安置在棺椁之中,早日安葬,早日入土为安吧。”

齐国公也不敢相信会有人敢谋害他的孩子,抱拳说道:“儿子知道母亲因为御旌过世的事情伤心不已,但是把御旌这么留着也不是办法啊,还是早日入土为安为好。”

“你们两个啊,亏还是他的亲生父母,孩子的死因都没有弄明白,就要将孩子下葬,你们是存心想要凶手逍遥法外?”齐老夫人恨恨的骂道。

“母亲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齐国公急忙问道,“难道御旌真的是被人谋害的?”

老夫人便是将楚玥安跟她说的话跟众人说了一遍,闻言,齐御之的脸色大变,急忙说道:“祖母,此事必然是那楚玥安在胡说八道,你可千万被相信那楚玥安啊,她就是记恨咱们齐国公府,故意胡说八道,就是想要咱们内宅不宁啊。”

国公夫人也对楚玥安没有好感,不肯相信她的话,劝道:“是啊,好几位御医仵作都没有看出个什么中毒的事情来,她楚玥安便是能够看出来,母亲可千万别中了人家的挑拨啊?”

“我还没有老糊涂!”齐老夫人哼了一声,“挑拨?咱们都不知道凶手是谁,她如何挑拨?再说了,纵然她说的是谬言,但凡有一丝可能,我都要查明真相。你们先别急着否定她,她是我请来的,自然是你们有能耐。御之,我且问你,那建兰可是你送给你大哥的?”

齐御之跪在地上,说道:“是,只是却也不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