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道德经(1 / 2)

噬天狂尊 缺肾道人 1561 字 12天前

“我刚刚听到,只要挑战赢了莲花印记男子,就能进入内门!”

“我也听到了,无论如何我都要试上一试!”

“而且说的是不限任何方式,看来我仅靠着炼丹也能试一试,不用再每年去参加毫无希望的内门大选了。”

“我炼器在外门不输于人,这次的机会我一定会把握住!”

……

唐铭此时还不知道有多少磨难在等着自己,只是回过头让曾良文给自己在卦宗外门寻了个住所,便直直进屋开始修炼起来。

看着唐铭把自己撇在了门外,曾良文不由得干笑一声,悻悻地摸着鼻子走开了。

回到房间的唐铭盘膝坐在床上,细细地品读着那神秘庞杂的信息……

“万物吞纳灵气修炼己身,阵法为聚集灵气,归纳天地精华却不干扰自身……”

唐铭一边细细地品读着,一边在脑海中勾画着记忆信息中出现的各种符文,做着一遍又一遍的演算。

“万物皆具灵气,可灵气不应该只是自己的工具,而是打开对于天道的认知的钥匙,长生者不自方长生之讲……”

唐铭逐渐沉浸了下去,细细品读着,这记忆中不仅有阵法的讲解,更有对于修炼的心得和感悟。

“无名天地之始,有名万物之母。故常无欲,以观其妙;常有欲,以观其徼。此两者同出而异名,同谓之玄,玄之又玄,众妙之门……”

唐铭心神波动得更加厉害:“这是道德经啊,这个世界怎么会出现这种信息……”

随着唐铭的思绪完全放空,他也随之陷入了一种玄之又玄的入定状态,唐铭自己也逐渐失去了意识,凴鬼枪的碎片也幽幽地散发着奇妙的光芒……

当唐铭再次有了意识,发现自己又陷在一片虚无空间之中,视线之中能看到的便是一个庞大身影的残骸正在缓缓分解着。

“我的戾气压制不住了。”

一股苍凉腐朽的声音传来,携带着无尽的莫名悲伤气息。

“这天道本不该被他左右,只是新的意志还没完全和本源融合,时间不多了,我的选择会带来怎样的改变?”

唐铭微微一愣:“这是盘古的声音吗?”

“同样是我留下的力量,现在却不能融合在一起,我需要时间。”

“只能先把我的意志和本源分开了,我不甘心。”

说着,盘古头颅之上浮现出一团强大气息的光团,然后四散分别成为了凤凰、五爪金龙、金蟾和麒麟的模样。

“你们先管控着这天地,等新的秩序出现后,再和他融为一体。”

说完后,盘古原本举起的手重重地砸落在了地上,身躯里钻出八股唐铭熟悉的能量,分别以轮、螺、伞、盖

、花、罐、鱼、长的样子浮动着,被吸纳进了盘古斧剩余的斧柄。

随即唐铭感觉到了一阵天旋地转,意识被拉回了现实……

不知多久之后,唐铭才从顿悟中醒来,看着屋顶的天花板喃喃道:

“无名天地之始,有名万物之母。故常无欲,以观其妙;常有欲,以观其徼。此两者同出而异名,同谓之玄,玄之又玄,众妙之门……”唐铭喃喃着。

“盘古说他的意志和本源只能先暂时分开,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,才能让盘古这么无奈?”

“两者同出而异名,难道说的就是盘古的意志和本源分开?老子究竟究竟悟到了什么,才最终骑着青牛去了函谷关?”

“盘古的意志化成了四大神兽?难道四大神兽只是暂时替代盘古本源管控着天地,就是因为本源和意志分开了?”

“盘古本源化成了八枚印记在盘古斧的斧柄中,而盘古意志成了四大神兽,难道终有一天,盘古意志和本源是要合在一起的?”

“盘古说时间不多了,又说戾气太重了,他在着急什么?是我上次看到的那些魑魅魍魉吗?”

“哄!”

一道天雷毫无征兆地劈向了唐铭,正在发呆沉思的唐铭一个躲闪不及,被硬生生轰下了床。,屋顶也被强横的雷劫硬生生破开了一个大窟窿。

“贼老天!”

唐铭躺在床下的深坑里破口骂道:“难道因为老子知道了你的秘密,就要这么对待我?”

天上的雷云丝毫不为之所动,依旧在孕育着下一波。

第一道天雷之后,唐铭惊奇地发现自己吐纳天地灵气的效率居然提升了不少,当下沉下心神打量着自己的魂鼎,发现自己上“伞”状的印记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变得完全透明。

“难不成我因为加深了对于天道的理解,在不知不觉中,已经达到了长生境三重的境界,所以被天劫感应到,所以降下雷劫让我渡劫?”

随着唐铭的低语,仿佛为了印证唐铭的想法,又一道雷劫径直劈向了唐铭。

“刚刚应该是被我压下的长生境二重天劫,现在这个是长生境三重的雷劫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