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八章 土御门元的家臣自我修养(1 / 2)

生石灰入眼。

疼痛瞬间弥漫。

即使对方已经不能够称之为‘人’,但是这样的疼痛也是对方无法承受的。

不过,相较于普通人,这位扭曲了心灵的连环杀手在疼痛开始的刹那,就朝着凉介所在的位置,连开了数枪。

砰砰砰!

扬起生石灰的时候,凉介就做出了扭头侧身的动作。

子弹击打在身后的墙壁上,溅起的水泥渣子,打得凉介后脑勺、脖颈等位置生疼。

但是,更加疼痛的却是胸口。

他,中枪了。

不是心脏。

可肺叶被打穿了。

凉介甚至能够感受到,血液在胸腔里喷涌的感觉。

远比之前更加剧烈的疼痛袭来。

只是,凉介不为所动。

他迅速的又从腋下掏出了一支枪,扣动了扳机。

砰砰砰!

一枪眉心。

一枪左胸。

一枪右胸。

连环杀手倒地了,被生石灰沾满的双眼中带着不可置信。

凉介怎么还有枪?

到死,对方都不明白。

“蠢货!”

“男人身上天生就带一把枪。”

凉介边说边咳嗽。

鲜血不停的从嘴巴里涌出。

他应该快要死了吧?

这样的重伤,就算现在送到医院,也是很难救下的。

就算救下了,大概率也是个残疾。

他可不想自己后半辈子都在轮椅上度过,上个厕所都要人帮忙。

那也太惨了一点。

还不如就这么死去了。

就算……

有点对不起杰森了。

说好了是遮掩。

这次得变成背黑锅了。

抱歉啊!

凉介心底浮现了浓浓的歉意。

接着,黑暗袭来。

凉介整个人失去了意识。

……

光。

淡淡的光晕透过眼皮,让凉介苏醒。

我没死?

还是死了?

这是哪?

三途川?

凉介的意识在苏醒的时候,脑海中很自然的蹦出了这样的信息。

如果是没有接触到‘神秘侧’,凉介这个时候大概率会认为自己在医院。

可接触到了,凉介的思绪早已飘忽。

我成了鬼,应该不是恶鬼吧?

如果是鬼的话,会不会审判?

应该能够见到父母和妹妹的吧?

希望父母和妹妹能原谅我。

飘忽的思绪中,凉介满心的忐忑。

就在这个时候——

“醒了,就坐起来。”

一抹略带熟悉的声音中,凉介一愣,随后他一扭头,就看到了一张俊美的脸庞。

土御门元!

对于这个人,凉介是相当熟悉了。

只是,这样的熟悉,绝对不是正面。

他不喜欢这个人。

既因为对方的无视生命,也因为对方的暗中布局。

虽然对方应该和杰森的关系不一般,但是凉介不喜欢就是不喜欢。

无疑,这样的神情表现在了凉介的脸上。

“你就是这样对待救命恩人的吗?”

土御门元手拿着折扇,轻轻敲击着手心,声音柔和的温度。

救命恩人?

他救了我?

凉介一愣。

随后,凉介就发现,自己的双脚踝不在疼痛了,肺部也没有了同感,除去略微感到疲惫外,全身几乎是没有任何的伤势。

“阴阳术?”

凉介下意识的问道。

“不然呢?”

土御门元反问道。

这样的反问,令凉介陷入了尴尬。

既有着明知故问的尴尬,但更多的却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土御门元的尴尬。

他讨厌对方。

对方却救了他。

他自然是要表达感谢的,可是因为讨厌,这样的感谢会变得很虚伪,这又是他不愿意见到的。

凉介希望感谢是真心实意的。

只是他又无法蒙蔽自己的本心。

顿时,这位中年男人又陷入了左右为难中。

更何况,这是救命之恩。

可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够感谢的。

凉介紧皱着眉头,最后,这样的说道——

“你救我花费了多少,告诉我,我还你三倍。”

“你救我一条命,我欠你两条命,我也还你。”

“还有……”

“谢、谢谢。”

无比艰难,又带着结巴的声音从凉介嘴里传来。

土御门元嘴角上翘,露出了一个堪称绝美的笑容。

这位阴阳师打开折扇,挡在面容前,露出细长的眼睛,欣赏着凉介的窘态。

没错,就是欣赏。

尤其是一想到对方之前气愤有倔强的离开自己宅邸的样子。

眼前的一幕,让他越发的感到了有趣。

倔强还是那样。

但是,夹杂着不好意思,实在是好玩。

在土御门元的注视下,凉介越发的别扭了。

他现在就恨不得推开车门离开这里。

只是土御门元还没有告诉他花费了多少,他需要耐心等待。

“不需要了。”

“我只是帮助主公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罢了。”

“这是身为家臣应该做的。”

土御门元挥了挥手,一副不在意的模样,他的语气是那样的轻描淡写。

可越是这样,凉介就越是难受。

“杰森?”

凉介试探的问道。

“不然呢?”

土御门元习惯性的反问道。

凉介沉默了。

他再次欠了一个人情。

大大的人情。

他应该怎么还?

凉介思考着。

这个时候,土御门元再次开口了。

“身为主公的家臣,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:不要将我的主公卷入到那些令人作呕的争端中——这是第一次,我希望也是最后一次。”

“如果再出现……”

土御门元拉长了语调,细长好看的双眸中,泛起了丝丝寒芒。

那是宛如刀锋一般的寒芒。

令凉介不寒而栗。

凉介几乎是下意识就要鞠躬答应。

但是,在最后一刻,凉介忍住了。

“你知道发生了什么?”

凉介问道。

“知道一些。”

“一群既当了裁判,又当了运动员的家伙搞出的组织,在阴暗面里迅速的壮大,然后,野心开始膨胀。”

“最终?”

土御门元冷笑了一声,没有再说下去。

既当了裁判,又当了运动员?

是说既是警察,又是……

凉介不是傻瓜,很快就反应了过来。

他的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。

远远比之前皱得还要紧。

有着土御门元的提示,凉介已经想到了足够多的东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