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四章浴巾掉落(1 / 1)

中心之国 文地是也 1112 字 6天前

由于首先的一幕,让武文为石妹的个人安全担心了。

武文提出江波做石妹的保安工作,他对付一个坏人还行,假如像刚才一下子冲进来一群坏人,将如何做好保护措施呢,因此这下让武文为难了。

石妹如此的一番为难,也不算什么刁难,其实是有自己的目的的——还不是想亲近他,这个从来没有正眼瞧过自己的武大哥。以武文的身手和功夫,面对十几个歹徒的围攻,一一打爬在地,乃是胯下之事。

于是武文被留了下来,两个人独处一室,石妹又将门关上,两人坐了下来,可以心平气和的聊聊他们俩之间的个人问题。

“我是该注意个人的安危。现在有了武大哥,做帖身保护,我石丫头还怕什么呢。”石妹说着近来了身。

武文没有迎合过去,而是后退着,倒在一把沙发上。

接着石妹在靠近的一把沙发落座了下来。

武文只是看着石妹,她在用双手梳理着两边的鬓发,一言不语。

等了一会,石妹说话了:“据阿姨说,武大哥已经跟玉玲姐分手了。”

武文边摇了摇头边回道:“是分手了,已四个月了,现在的她,一点消息也不知。”

“玉玲姐,肯定是彻底忘了武大哥啦。”石妹轻轻地说着。

“哎,我也要适应这种忘记她的感觉。”武文口里在喃喃自语。

每一个都有选择生活的权力,也许王玉玲早就忘记了武文,她的这位一直对自己照顾有佳的师兄;而武文对她还念念不忘,丢不下这个包祔。

石妹看到武文这么番的伤感的表情,感到一种难以的包容,内心深处有种瘾瘾作痛,边起身边说着:“我困了,想睡个觉。”

移身来到放行李的地方,打开包,从里掏出一个小包,估计里面装的是沐浴时用的东西。

进卫生间去了,随着里面哗啦哗啦的放水的声音,石妹已开始冲泡澡了。过了不到十五分钟,只见上体围着浴巾,下部分露着修长白晰的两腿,双手在用干毛巾搓着蓬乱的一头乌黑发亮的头发,双眼瞅着坐在沙发上的武文,轻盈的走了出来。

从武文的身旁路过,嗅到了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,那丝丝缕缕的清香气味。武文不由得深深的呼吸了一下,微微的眯着两目,使他有一种如醉生梦死的感受。

石妹停了一下道:“武大哥,我进房间休息去了,你可不能离开这里一步。”

武文马上睁开双眼,仰头看着石妹,扎了一下脑,回道:“石丫头,你就安心的睡吧,我就守在这里。”

石妹一双眸子一直看着泰然自若坐着的武文,朝房门口走去,由于不小心,一只右脚撞着了桌案。只闻她口里发出“哎呦”的一声,随着赶忙蹲下去,双手去捂碰着的脚指头。

“怎么这么不小心。”武文从沙发上快速弹了起来,一把扶住了石妹披在身上的浴巾,感到软绵绵的,顿时武文像触电一样,马上松开了两手。问道:“碰伤了哪里没有?”

“好像是撞着小脚趾头了。”石妹回道。

“我看看,伤得怎样。”武文说着转到另一边,急切的勾下头,不小心,发出了“嘣”的一声,两个人碰着了头了。石妹没有作声,用左手按住了撞着的右额,武文倒是没事,这么点磕碰,对于他来讲,算不了什么。

石妹只穿着拖鞋,脚指头露在外面。蹲下身子的武文,一下就看到了,一不青的,二不红肿的,没什么。

当武文平视着目光时,石妹一双火辣辣的眼睛在盯着自已,两个人之间的距离,就三十公分,四目相对,都把对方吸引住了。

还是武文先收回了眼光,缓慢的立了起来。说道:“石丫头,去休息吧。”说着往后退了几步。

石妹像是点了一下头,缓缓的站直起身,只见系在上体的浴巾随着她的起立,慢慢的脱落了下去。也许是刚才,在身子快的一下下蹲之时,用了一些劲,使之扎紧起来的浴巾,松动的了些。再一站起来,扎口处全松了,因此围在身上的浴巾掉落了下来。

一个赤身**,一丝不挂的女人,就展现在武文的眼前。

“石丫头,你怎么了,全掉了。”由于眼前一幕猝不及防的,武文的目光躲避不及。

已看到了,石妹整个背面人体的肌肤,像,光鲜亮丽,具有女人最标志的曲线美。

石妹马上蹲下身,双手拾起了掉下去的浴巾,从容不迫的重新系了上。接着轻声迈步的,头也不回一下,朝房门口走去,推开了门,进了去,转过身来,对着在张望的武文,妩媚的一笑,想关上门,试了一下,又推开了。再一扭身,向左边的一张床靠拢了去,一旋身下在了床上。一躺下,扯住被子的一角,给自己的上体盖着,就这么着躺在床上。

武文站在小厅中,还在发着愣,刚才的一幕在自己的大脑内,是否还挥之不去。当浴巾从披在石妹的身上掉下来之后,并不是故意的做作,是当时的情形,发生了小状况,没有料到会全脱落了下去。

武文甩了甩脑袋,宁神静气了一会,退回到原来的沙发边,“啪啦”一声落座了下来。

时不时的,武文会侧一下头,去瞧一下房间内,里面一时,还一声不响的,也不知道这时候,石妹是否睡过去了没有?

武文就这么足足待了半个小时,想起一下身,在屋子里转一转圈。

当他一起来,就听到了从房间里传出石妹的声音:“武大哥,你坐着,不要动。”

武文赶忙坐了下去,口里念着:“这石丫头,还没有睡过去。”静了一会,又念着:“刚才,好像是石丫头在说梦话了。侍我进去,瞧一瞧,看睡着了没有。”

想到这,武文又静静的坐了一会,等到房间里,一点响动声也没有了,武文才轻轻的坐了起来,慢慢的转过体,再小心轻放的一步接着一步的,向房门口靠近了过去。

就不到十步,已到了门口,瞅到了躺在床上的石妹,一声不吭的安静的睡在上面。见到睡得这么沉的石妹,武文想到刚才,她可能是说梦话了。

就在门口往里瞅了一下,武文收回眼光,刚一提腿要转体,

又叫到石妹的声音:“武大哥,不要走。”

武文直了一下身,嘴里念着:“石丫头,又说梦话了。”

“谁说梦话了。”只闻到从房子里发出来石妹的声音。

武文赶急收回头,一瞧,只见躺在床上的石妹,抬起了脑袋在张望着门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