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六章 受伤真相(1 / 1)

朝暮遮 夕桐梓 1056 字 1个月前

“璃儿,我看到秦将军了。”

秦沐璃手中的药碗直直就落在了地上,一半的药洒在了地上。

“师兄,是真的吗?”秦沐璃一下子站了起来,目光呆滞住,手指微微颤抖。

“是真的,璃儿,我找到秦将军了。”阮墨羽缓缓起身费劲地去碰秦沐璃的手,将她的手握在自己手里,把手心的温度一点点传给她。

“你别急,秦将军看起来没有受什么折磨,身上没有受伤,只是关押他的地方防卫森严,我们还需从长计议。”

秦沐璃也反应过来了,反手握住阮墨羽的手,“师兄,具体是怎么回事,你为什么会受这么重的伤?”

眼下既然爹爹没有事,她也放下心来,可是师兄受伤的事由必须要查一个水落石出。

她当时看到师兄满身的伤痕的时候,魂都快被吓没了。

师兄身上最严重的就是后背上的一剑,深刻见骨,鲜红血肉之中可以明显看见沾染点点血迹的白骨。

阮墨羽听到秦沐璃的话,眼中闪过一丝狠意。就凭那些人的手脚,本是上不了他的,可是在那些人手里他看到了南昀的妹妹,为了救下她,这才会受了伤。

他也没有瞒着秦沐璃,将这整件事情全部说给她听。包括南昀的身世。

在知道他是为了救一个女子才会受伤的时候,秦沐璃心里有些难受。

当时清一不在他身边,应该就是送那个南栀出去了吧!

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,总是会因为一些莫名的人感到不舒服,胸口酸酸胀胀的,好像有些喘不上气。

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秦沐璃点了点头,低垂着脑袋,没有再多说什么。

“我和南栀什么关系都没有,你不要胡思乱想。”阮墨羽又忍不住想要去揉她的黑丝,嘴角勾出一个无奈的笑容。

“我才不想要知道你们是什么关系。”秦沐璃避开他的手,像是一只受了惊的兔子跑了出去。

秦沐璃听到了身后传来低沉的笑声。

她疾步跑了出来,用手紧贴自己的脸颊,怎么这么烫呀!

她知道师兄救下南栀是因为南昀,毕竟南昀救过师兄的命,他们又是好友,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本是侠义之事,更何况还是知己好友的亲人,更不能坐视不理。

师兄干嘛还要多此一举解释,她有那么小心眼吗?

秦沐璃拍了拍自己的脸颊,感觉自己已经恢复理智了,就去了济春堂。

南昀的家世是她没有想到的,以前心中有所猜测,他可能会是贵族子弟,可是没有想到身份比这还要尊贵。

既然此般,那他们查访打探的范围可能得扩大了。行动也需要更加谨慎小心,如果可以不牵扯进权力纷争自然是再好不过。

一忙起来,一天很快就过去了。

玉梅、玉兰这几天和玉竹一起习武,每天都累得腰酸背痛的,晨练之后回去就瘫在床上,动也不想动。可是据玉竹观察,这两个人背后应该有默默努力,毕竟练功这种事情,你的每一分努力都表现在你的一招一式中。

“姐姐,你觉着玉竹怎么样?”玉兰趴在床上偏过头看向躺在一侧的姐姐。

“玉竹人挺好的,你不要打什么坏主意。”玉梅一双狐狸眼朝妹妹看过去,眼角有一颗浅黛色的泪痣,媚骨天成,“我们都是在小姐身边伺候的,内里不能出事。”她惯是知道自家妹妹的,看着单纯,实际上心思可不少,鬼灵精。

“我知道了,你都已经说过八百遍了。”玉兰噘着嘴爬过去扯着姐姐的衣袖撒娇,心里想着,姐姐还是太单纯了,那玉竹是阮公子派过来的,若是她得势了,那她们姐妹二人还有什么前程。

这么多天了,那玉竹训练她们都是往死里训,一点情面都不讲。要不是姐姐拉着,她早就想去和小姐说了。

玉梅看她撒娇,也就没有再说她。

小时候村子里闹洪灾,一个村子,只有她们姐妹二人活了下来,从那以后,她和妹妹就一直相依为命,她也不舍得对妹妹说什么重话。

若非是小姐,她们早就被卖进青楼接客了。她不想要过那种日子,每日被逼着接客,所学所练也只是为了讨好男人,梅病一不小心就上了身。

所以,小姐就是她们的再生父母,这一辈子,她唯一的心愿,就是可以和妹妹在一起永远守着小姐过日子,她就知足了。

两姐妹躺在床上,各自心里都想着事,房间一片寂静,不一会儿,就传出了绵长的呼吸声。

玉竹被秦沐璃唤了过去,秦沐璃知道这几日双胞胎姐妹累得不行,所以就没有惊动她们。

“玉竹,你去找一处宅子,我们过几天搬过去。”

“是。”玉竹点了点头,心里却在努力想着,最近娆丹内城中有没有大户人家要卖宅子的。

娆丹虽然只是一座城市,可是有内外城别。他们的客栈在外城,可是小姐要买宅子,她猜测应该是去内城,否则在外城的话不是客栈最为方便吗?

秦沐璃看她微微出神,就知道她已经在想这件事情了。这就是她喜欢玉竹的一点,做事情不拖沓,效率也高,就是有点时候有点呆。

“小姐,我想起来了,云府对面的苏府这几日正在卖宅子。好像是有什么急事,要价也不高。”玉竹眼睛亮晶晶的,这还是小姐第一次单独让她办事呢。那苏家也奇怪,本也是娆丹的富商,只是不知怎的,突然要搬走。

“好,那你就去看看那苏府,要是可以就将它买下来,银两去找宁衍风拿就行。”这宅子竟然和云府相邻近,这倒是出乎她所料,不过这样一来,方便不少。

玉竹得了吩咐,就出去办事了。

而秦沐璃动身去了阮墨羽的房间,师兄的身体虽然一步步转好,可是她还是不放心,每日晨起和晚休的时候,定是要亲自去看上一眼的。

她刚到门口,就听到了一道女声,听着好像在哪里听过。待到看清面容之时,她就想起来了,是之前她在师兄房间中见过的那个女子。

那女子好像察觉到秦沐璃的视线,在她看过来的时候,身体微微前倾,好像要亲上阮墨羽的额头。可是师兄竟然丝毫没有躲闪。

秦沐璃胸口一闷,转身就离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