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九章 散官(2 / 2)

孤才不要做太子 抉望 2536 字 1个月前

见有吵起来的趋势,李承乾只能说:“唐卿说的对,韩威应该被斥责,跟职责相比,个人情感不能过于宣泄。作为松州留守,他意欲因小失大,确实可恶。但是,正如卫公所言,大唐没有处罚力战而败将军的先例,所以,韩威不能直接处罚,应该先奖后惩。

房相,你起草一份诏书,韩威因为力战有功,剁手明誓更是军方楷模,孤敬佩之,特赏赐一批风干牛肉给松州将士。但是,他意欲擅离职守,也是有罪,罚他不得食用风干牛肉!”

此惩戒一出,武将们哈哈大笑,纷纷讨论起韩威受到太子教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,至于禄东赞,则是直接就傻眼了。

处罚不能食用风干牛肉?这算什么处罚?松州之战明明是吐蕃战胜了啊,为什么唐人没有一点气急败坏的样子?

禀报完一件事,赵子安并没有回去,而是继续说:“殿下,如今草原已经安定,是否要撤回朔方、马邑、铁山的驻军?”

撤军?

李承乾看向武将队伍,问:“卫公,英公,您二位觉得如何?”

李靖和李绩经历过草原一战,这两个人还是比较有发言权的。

李靖已经习惯了当人偶,平时大朝会从未发言过,刚刚因为韩威的事情忍不住说话已经是破例了,如今又被点名,很是意外。毕竟,皇帝在的时候,本身在军略上就不差,用不着他发言。

虽然惊讶,但李靖还是站了起来说:“殿下,微臣以为不能撤军。草原牧民1虽然安定了,但是对大唐还是没有归属感,只要中原放轻了监管,就会再度变成祸患。历史上,我们中原人统治草原的例子不是没有,可是如今,那里不还是跟咱们中原泾渭分明?”

不止李靖是这个看法,李绩也一样点头说:“卫公说得没错,草原人生性悍勇,侵略中原的军队,其构成好多时候都是牧民,虽然颉利和很多的贵族被抓,东突厥政权覆灭,可是放松了监管,还是会出现整合牧民的人物,所以微臣以为,不能撤军。”

户部左侍郎独孤傅很想站出来说“大军留在草原屁事儿不干,每年不知道要浪费多少粮草,是国库最大负担”的,可是看到禄东赞,只能闭上嘴。

看到了独孤傅的表情,李承乾笑了一下说:“既然卫公英公觉得不可,那就不能撤军。一来能够监视草原部落不起异心,二则,还能提防西突厥和薛延陀,甚至是契丹库莫奚等。粮草浪费一些就浪费吧,对我们的国库来说,是九牛一毛。再说,只要那些免除赋税的地方重启赋税,单单这些,就足够支撑军队继续留在草原了。”

前半段话是对禄东赞说的,后半段则是对独孤傅说的。没办法,大唐初期的国库实在是太疲弱了,在这样的情况下,还干掉了东突厥,可以说都是得益于户部的这群铁公鸡。就是因为他们的斤斤计较,才能保证朝廷用那点微薄的赋税,硬是坚持到了现在。

想到这里,李承乾接着说:“独孤傅,户部不得短缺草原驻军的粮草,务必要他们保持足够的战力。”

一想到重启赋税后国库的充盈,独孤傅就畅爽不已,听到这句话,自然笑着站出来领命。

平安无事的时间,大朝会就没有那么多可说的事情了,见没人再出班启奏,李承乾就从桌案上拿出一封信,开始宣布官员的升迁,和爵位的变动。这是皇帝临走前就准备好的,这两样,只有在大朝会的时候公布,才更有效果。

官位的变动,对朝堂来说可是大事儿,官位得到升迁的,躬身拜谢太子之后,都大笑着接受同僚的恭贺。

宣布完毕,朝会也就结束了。

百官离开太极殿,回官署的回官署,回家的回家,房玄龄则是等候在殿前,他期待着太子对官员告身的事情给出合理的解释。

路上显然不是谈话的好地方,所以房玄龄不提这件事,而是说:“殿下的模型,做的实在是生动,禁伐令和禁牧令势在必行啊!老臣看了殿下的法令,对于禁伐令的条款,制定的可以说是无懈可击啊!”

听到房玄龄这段拍马屁的话,李承乾就气不打一处来,没好气道:“您就拍马屁吧,拍的孤感到畅爽,好减少中书省的工作量不是?不是孤说您,虽然您有摸孤的底的意思,可是也不能跟魏征沆瀣一气的拿奏折作法啊,别以为孤不知道这段时间门下省退回中书省的奏折很多,分明是要再加条款的。”

见自己的打算暴露了,房玄龄丝毫感觉不到窘迫,反而大笑着说:“殿下发现了?不过这事儿也不是不能放到明面上说。殿下,陛下命老魏我等实权大臣辅佐教导您,就是要将您培养成完美的继承者。虽然您今年才十三岁,但是三十岁的朝臣,也未必比您考虑事情,考虑的周到啊!聪明到了如此程度的人,老臣等人还是生平仅见,所以都不由自主的让一块璞玉变得更完美些。”

听了房玄龄的解释,李承乾哭笑不得。感情自己还成了一件加工品,需要被这么多人加工。

没多长时间,两个人就有说有笑的走到了中书省,途中,吏部的官员就将空白的官员告身送到了他的手里。

进入中书省大堂,摒退所有人后,李承乾就坐在房玄龄的桌子上,开始往告身上填写官员的名字籍贯和官职任命。

第一张就是欧阳烁的,他原本是军器监少监,正五品上,只是这个正五品上还是有很大水分的,同为正五品上,跟谏议大夫、御史中丞等比起来,他这个官位,实在是不入流。

如今他从军器监离开了,就算不升官,给他个中散大夫的官职,都比原本的荣耀。

从四品下的中大夫,就是文散官。所谓的散官,其实就是皇帝专门用来封赏有功之人,却不任职具体职务的。这样就很好,火药工坊的官员绝对不能纳入朝廷的官员体系,否则,没法保持隐秘。

看到“欧阳烁”的名字,房玄龄惊讶道:“军器监的少监欧阳烁?此人前些日子就不知所踪,军器监如今只有几个大匠在,魏征正准备弹劾他呢,怎么出现在这张告身上了?”

朝廷各部分的官员,不说全部,可是至少八成的人名,房玄龄还是记得的。

填完了告身,随手拿起桌子上中书省的大印盖上,李承乾才说:“就是这个人,不过他现在不能在军器监任职了,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做。房相,您也是经过战阵的,您说说,八牛弩的威力如何?”

房玄龄只是回想了一下,就倒吸一口冷气。这东西的威力,实在是恐怖,一支箭矢穿过三四个人毫无压力,可以说是军器里最恐怖的了。

“八牛弩的威力威猛无双,殿下为何说起这个?”

伸手摸了摸房玄龄的茶壶,见是冰凉的,也就没了喝的心思。

拿出第二张告身,李承乾边写边说:“欧阳烁和这十几个人,就是被孤送去百骑司的秘密据点监控起来,制作一种比八牛弩更厉害得武器了。这种武器的重要性,比起八牛弩来说,都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。滑轮组这个东西您一定知道,当初不过是要求学到的人签署保密协议而已,这一回,可是必须将他们监控起来,连家人都不能接触了。孤答应了这些人,他们拿出自由来,孤却只能回报他们一个小小的官位,还是散官,觉得很对不起他们,房相觉得如何?”

比八牛弩还厉害的武器?

听到这个,房玄龄就已经没有了深究的意思,苦笑着把脸转了过去。他知道,这些人的名字,都不是自己应该看到的,看到一个“欧阳烁”,已经是孟浪了。